美国二战期间发行的国旗系列邮票
4/16/2015 2:00:21 PM

2015年04月16日   中国信息产业网

  1943年6月至当年12月,美国为“二战”期间被轴心国占领的12个欧洲国家陆续发行了国旗系列邮票。1944年11月发行了韩国国旗邮票,因此全系列邮票共13枚。

  国旗系列邮票的来历

  众所周知,发行这套国旗系列邮票的目的,是为了表示美国对盟友国家的支持,鼓舞被占领国家的斗志,赢得最后的胜利。可是它究竟从何而来,是谁最早提出了动议?这还要从1942年秋天说起。

  1942年秋,一组专业画家在纽约聚会,并成立了一个委员会,对美国发行的邮票表达了不满。他们设计了一些自认为反映了画家天分并应该上邮票的图案,并建议发行与战争相关的邮票。在他们的画作中出现了坦克、大炮、驱逐舰、飞行堡垒、士兵、水手和海军陆战队员等。

  画家们的意见很快传到了罗斯福总统那里,总统于是便邀请著名的集邮作家欧内斯特·凯尔到白宫做客。罗斯福对凯尔说:“这些有可能是好的设计,但它们能反映我们正在为什么而努力奋斗吗?它们会不会让别人认为我们是军国主义和帝国主义国家而投身这场战斗?”

  罗斯福的目光超越了画家和美国人民,他已经看到了战争的结束,他认为世界各国必须在一起寻找出新的和平的方式,美国应为此发挥领导作用。因此,他不允许任何东西来妨碍或阻止他的构想,哪怕是邮票设计。

  罗斯福总统与凯尔继续讨论邮票,罗斯福提出构想,要发行一套欧洲被占领国家国旗的系列邮票,用国旗的原有颜色印刷。国旗要放在一个框架里,并采用凤凰涅■的神话传说来象征重生。罗斯福对凯尔说:“我知道,凤凰曾出现在日本邮票上。人们也许会指责我们用了敌对国的寓言。但是古代早就有了关于凤凰的神话,远远早于我们从日本人那里听到的。我想,它的真正意义在于可以让欧洲正在遭受苦难的人们知道,我们正在为他们的重生而斗争。”

  1942年10月22日,罗斯福总统执笔写下通知,让他的秘书去见邮政部长沃克,讨论发行一套系列邮票的可能性,其中“包括每一个被德国占领的欧洲国家——挪威、荷兰、比利时、希腊、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和卢森堡”。

  系列邮票展开进程

  罗斯福总统发行系列邮票的构想很快得到了美国邮政部和国务院的批准。系列邮票的计划刚刚起步,就遇到了问题。首先,如何在邮票上安排凤凰的位置?从什么地方可以找到合适的凤凰图片?为此,美国邮政部和雕刻印刷局出动人员长时间地搜索并最终找到。

  第二个问题与邮票的印刷有关。在此之前,美国所有的邮票都在雕刻印刷局(BEP)印刷,但是那里没有设备来完成彩色印刷,而罗斯福总统却要求按照各国国旗的颜色来印刷。当时只有纽约的美国银行票据公司具备彩印的能力,于是美国邮政与该公司签约。为解决版号的问题,决定在每一个邮局全张右上角加印国旗所在国的名字,来代替以往的版号。

  在问题一一得到解决后,邮票开始投入紧张的试印。1943年3月6日,荷兰国旗试印样呈交罗斯福总统做最后批准。邮票中心部位是荷兰国旗,国旗四周放射光芒。左侧是象征重生的凤凰展开双翅,在烈焰中涅■的雕像,右侧是双膝跪地、挣脱锁链的妇女高举双手向苍天呼喊的雕像,象征被占领国家人民渴望自由解放的心声。两座雕像的深色底座上印着白色的邮票面值。邮票上方的文字是“合众国邮资”。

  罗斯福总统亲自决定邮票的面值为5美分,因为这是当时美国国际信件的邮资,在理论上可以将贴了这些邮票的信件寄往这些国家。虽然这些被德国占领的国家禁止这种“军事邮票”入境,但罗斯福认为邮票的象征意义仍然会在这些国家得到传播。罗斯福总统于1943年3月11日在公文右侧批注:“我认为这枚邮票很好。”图1是在1943年发行的荷兰国旗邮票。

  系列邮票开始发行

  1943年6月22日,被占领国家国旗系列邮票的第一种——波兰国旗邮票率先发行(图2),华盛顿和芝加哥被选为首日发行城市。选择芝加哥的原因是因为在那里聚居的波兰人最多,美国邮政部长沃克参加了首发式。邮票受到公众的欢迎和集邮者的追捧,仅首日封就盖销了22.4万件,其中华盛顿的136002件,芝加哥的88170件。

  其余11个被占领欧洲国家的国旗邮票在半年内以每月两种邮票的速度相继发行。它们是:捷克斯洛伐克(7月12日)、挪威(7月27日)、卢森堡(8月10日)、荷兰(8月24日)、比利时(9月14日)、法国(9月28日)、希腊(10月12日)、南斯拉夫(10月26日)、阿尔巴尼亚(11月9日)、奥地利(11月23日)、丹麦(12月7日)。

  丹麦邮票的发行日期,选择在日本偷袭珍珠港两周年的日子。许多集邮者在这一天纷纷制作包含12枚国旗邮票的首日封或纪念邮品来纪念这一天,图3是其中之一,上方的文字是“向被占领国家致敬”,底边的文字是“自由必将战胜”,当天发行的丹麦国旗邮票置于顶部。

  奥地利是希特勒的出生地,将奥地利也纳入这个系列邮票,是因为1938年3月12日德国军队长驱直入占领了奥地利。次日,希特勒到维也纳,迫使奥地利签署了德奥合并的法律,使奥地利成为德意志第三帝国的东方省。1943年10月,苏、美、英三国外长在莫斯科会议上宣布德国吞并奥地利无效。一个月后,美国发行了奥地利国旗邮票(图4)。

  该系列邮票中前7种邮票的发行量均为19999646枚,后6种(包括1944年发行的韩国国旗邮票)均为14999646枚。邮票规格为26毫米×40毫米,邮票齿孔度数为12。人们对这套邮票反应热烈,使得它们在邮局的销售速度很快,并且在“二战”后的邮市上升值。

  罗斯福总统的签名

  这套系列邮票从策划到发行,罗斯福总统一直很关心。图5的照片上,罗斯福总统正在为比利时邮票邮局全张签名,中间站立者是邮政部部长助理罗伊·诺思,右边是比利时驻美特命全权大使罗伯特伯爵。图6是经他们签名的比利时国旗邮票邮局全张,左边3枚邮票上方是比利时大使的签名,右边是罗斯福总统的签名。每个邮局全张包含50枚邮票。

  图7的照片展示罗斯福总统购买第一份希腊国旗邮局全张,三位站立者自左至右依次是邮政部部长助理罗伊·诺思、邮政部部长弗朗克·沃克,以及希腊驻美大使西蒙·迪亚曼托波罗斯。

  可以看到,邮票的发行对美国和盟国之间的团结一致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更多精彩,尽在《中国集邮报》。请到邮局订阅《中国集邮报》,记住邮发代号:1—164。)每一个被发行了国旗邮票的国家都高度重视。国旗邮票成为被占领国家战胜法西斯的精神力量,在“二战”邮票发行史上写下了重要的篇章。

  关于韩国国旗邮票的争议

  由于邮票取得的巨大成功,罗斯福总统开始规划在1944年继续这个系列,但没有得到国务院的批准,唯一的例外是韩国国旗邮票,其于1944年11月2日发行(图8)。它是全系列中唯一表现被日本占领的亚洲国家的国旗。

  该系列邮票曾出现许多印刷问题,包括瑕疵、颜色、文字双印、印刷偏移等,其中最著名的是韩国邮票邮局全张右上角的国名“Korea”被误印为“Kopea”。除此之外,还有两个最主要的争议。

  第一个争议是画家社群对邮票设计的不满,他们在《芝加哥太阳报》上发表文章,批评邮票设计得太差。但画家们无法阻止集邮者和公众的热情,每天都有人来邮局购买并使用这些邮票。

  第二个争议是韩国邮票上的国旗设计出错。仅在邮票发行两周后,美国《林氏邮票新闻》在1944年11月16日第一版发表文章,批评邮票上国旗中央的太极图及周围的八卦位置不正确,指出这些符号都有特定的意义,不能混淆。《林氏》的文章引发出专家和公众之间的争论,反对意见认为当时韩国尚未正式建国,国旗图案尚待确定。一些专家则争辩说,八卦符号可以安置在任何部位,只要天(三条直线)、地(三条短线)相对,水(两条短线加中间直线)、火(两条直线加中间短线)相对即可。

  不管争论如何,韩国国旗邮票仍然受到欢迎,美国邮政也没有重新发行正确图案的邮票。韩国国旗邮票首日封数量达到192860件,在全系列邮票中仅位于该系列的第一种——波兰国旗邮票之后。